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nba博彩公司投注】_网络真钱棋牌赌博,人民币赌博网站免费试玩!

2016-06-29 13:30:12

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决心和耐力nba博彩公司投注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存款5分钟内到账 取款半小时内到账 在菲律,澳门 均设有实体贵宾厅信誉有保障 玩的放心】

  鞍山真钱游戏现在流行的是麻将老虎机破解打法

  新华社北京6月2日专电(记者谢鹏 俞懋峰 刘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面容是憔悴的,言语是无力的。

  6月1日在首相官邸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安倍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再次将原来计划中的调高消费税率时间延后。对此,包括日本民进党、社民党等在内的在野党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决定背后的唯一原因就是“安倍经济学”失败了。

  国际政经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安倍经济学”推出3年多来,不仅在提振日本经济方面乏善可陈,还造成中产阶级沦陷、贫富差距扩大等广遭诟病的社会问题。同时,日本债务风险等如同一股暗流,随时可能冲击脆弱复苏中的世界经济。

  “安倍经济学”只是看起来挺美

  “日本经济与社会的现实表现,和安倍那些漂亮的口号相去甚远,”长期关注日本社会贫困问题的日本律师联合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如是说。

  自2012年底上任以来,安倍大力推行以超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和结构改革为“三支箭”的“安倍经济学”。然而,3年多来,这一政策组合获得的“差评”越来越多。

  按照“安倍经济学”的“美好”设想,以量化宽松为支柱的货币政策将助推日元贬值和股市上涨,从而使企业利润上升。之后,企业将为员工加薪,同时扩大用工及经营规模,进一步刺激消费,增加内需,使日本经济走出长期低迷困局。

  “骨感”的现实却是,由于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企业仍持续压缩成本,大量增雇工资福利水平更低的临时员工。这导致日本整体就业不振,消费难起。与此同时,内外环境的变化还导致日元持续升值及股市暴跌等情况出现,令安倍始料不及。

  在财政方面,安倍政府于2014年4月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到8%,以增加收入平衡财政。政府原计划2015年10月将此税率进一步提高至10%。然而,由于经济形势变化未能如愿,持续增税只会进一步压制个人消费、加重通货紧缩,政府之后不断推迟再次上调消费税率的时间。“德国之声”就此评论说,“安倍经济学”推行以来,日本财政政策除了导致债务增加外毫无建树。

  “前两支箭”落空,而结构性改革的“第三支箭”也流于表面。从实际效果看,日本一些大型企业集团虽经营情况有所好转,但宁愿坐拥现金也不愿投资,中小企业一直以来面临的重重压力没有明显减轻,经济结构调整效果不大。

  在记者采访中,日本岛根县一家纸制品企业给“安倍经济学”打了30分的低分。这家企业管理者认为,“安倍经济学”和真正支撑日本经济的中小企业和地方经济“完全没有关系”。

  尽管安倍2015年9月连任首相后又提出发展经济、改善社会保障、支持儿童培育的所谓“新三支箭”,但缺乏具体支撑措施。国际观察人士还特别指出,像日本的少子老龄化等固有问题,与长期形成的社会心理因素密切相关,并非简单的经济政策所能改变。

  日本最新公布的官方数据表明,第一季度其经济增速环比仅0.4%,个人消费环比仅增长0.5%。《经济学人》期刊认为,虽然当季日本经济避免了技术性衰退,但个人消费仅微弱反弹,被政府视为经济增长关键的企业投资还有所减少,表明日本经济前景依然黯淡。

  “安倍经济学”着实让日本人失意

  “日本穷尽一切手段只为‘刺激’经济,但急需的结构性改革难见,老百姓生活未见特别起色,”经合组织负责日韩事务的主管兰德尔·琼斯这样评判。

  日本经济长期面临劳动人口减少、贫富差距扩大、国内需求低迷等结构性问题。由于“安倍经济学”本身在政策设计及实施方面的重大缺陷,以及日本内外环境的变化,这些内生性深层次问题不但难以解决,甚至还在恶化,导致日本民众鲜有“获得感”。

  例如,从社会结构看,日本从过去中产阶级庞大的“橄榄形”逐渐下陷为低收入人口增加的“金字塔形”。官方统计显示,2014年日本贫困人口约1139万人,较1999年激增42%。安倍2012年底上台后的短短两年,贫困人口就增加了约50万。与此同时,吃低保的赤贫阶层也在扩大。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底,领取低保家庭达163.4万户,总人数为216.6万人,双双达到历史峰值。

  日生基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土堤内昭雄认为,鉴于当下日本社会结构,“安倍经济学”将对中产阶层造成威胁。“这种感觉如同在矿区行走,随时会遇到风险,一旦有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很快会变得一无所有,”他这样形容当下日本中产阶级的心态。

  “3年来我的工资没有增加,为了维持家计,只能削减开支,”当记者就“安倍经济学”对日本普通人的影响进行街头采访时,一名供职于东京一家图片社的中年男士这样说。由于物价上涨及消费税上调等因素,日本居民的实际购买力在下降。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日本国民实际工资指数已连续4年下滑。

  在日本实施“安倍经济学”的3年多时间里,神户新闻社曾做过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民众对“安倍经济学”表示不满,原因包括“贫富差距正在扩大”,“工资、营业额没有增加”、“家庭经济状况变差”等。

  “安倍经济学”正在为世界经济“埋雷”

  “日本政府发生债务危机的概率将远高于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对亚洲乃至世界经济都将是一大风险因素,这和‘安倍经济学’密不可分”,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张淑英对日本债务风险高度警惕。

  由于“安倍经济学”不遗余力地通过增加财政支出刺激经济,导致日本政府债务率(公共债务占GDP比率)大幅上升。随着安倍再次宣布推迟提高消费税率,日本政府财政两条线“收”无源头,“支”难刹车,令全球对日本债务风险的担忧持续升温。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日本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债务余额达到1049.37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10日元),相当于平均每个日本人负担约826万日元债务。作为比较,日本人均月收入也就40万日元上下。

  日本政府债务率在1991年时仅为不到90%,安倍上任时已攀升至23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最新测算,该指标目前或已升至250%,而且还有不断攀升的趋势。

  日本政府敲定的2016财年(始于4月1日)财政预算总额高达96.72万亿日元,再创历史新高。其中,政府收入中有三分之一依靠发行国债筹措。由于国债市场交投低迷,日本央行已成为国债最大买方。有国际财经媒体刊文说,“孤独大买家”现象说明日本已经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

  财政困境已如此窘迫,自然灾害又加重了财政负担。2011年3月东日本发生罕见大地震,今年4月九州地区又遭受强震,日本国会近日不得不追加通过一笔总额达7780亿日元的补充预算以支持灾区重建。

  无论是与自身纵向比较,还是与其他发达国家横向比较,目前的日本政府财政都处于最糟糕境地。负债累累、寅吃卯粮的日本政府不仅加快了自身濒临财政悬崖的步伐,而且对全球金融市场稳定和世界经济增长构成威胁,成为美国学者罗伯特·萨缪尔森一再警告的高债务与低增长“有害结合”的反面典型。世界经济论坛近年在其《全球风险报告》中也一再提及日本的债务问题。

  同在6月1日,权威机构还公布了4月份日本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这一反映日本主要行业信心状况的重要指标落至40个月以来新低。“日本不断上升的债务率曲线与不断下行的PMI走势正在形成‘死亡交叉’”——随后,这样的表述就见诸媒体。(参与记者乔继红、曹筱凡、许缘、沈红辉)

  不会出现赢的一方真钱棋牌信誉排行榜(新闻来源:澳门赌博网站